京都有这么多好大学最著名的自然是清华园和京

 
    林无情很英俊,嗯,即便是自诩帅哥的叶潇也不得不承认,林无情长着一张很讨女孩子喜欢的脸庞,最重要的一点,他的身上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的独特气息,这股气息对一般的女孩子来说有着莫大的杀伤力,而且自己当着他的面对谭笑笑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虽然很生气,很愤怒,但却极好的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懂得隐忍的人。
 
    一个懂得隐忍的人,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就算是一般的小人物,一旦懂得隐忍,也是极其可怕的,随时都有可能给予你致命的一击,更何况林无情这个有着强大背景的人呢?
 
    可是即便明知道林无情的可怕,叶潇依旧没有丝毫的畏惧,或许他的字典里就没有畏惧这个字眼……
 
    “林无情?”叶潇几乎是斜着眼睛看着林无情,充满了不屑……
 
    “不错,你……”眼见叶潇忽然朝自己问话,林无情先是一愣,不过还是开口回答道,正要反问叶潇,已经被叶潇打断。
 
    “你就是笑笑的未婚夫……”
 
    林无情又是一愣,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不错,我是她的未婚夫……”尽管不知道叶潇为什么会这样问,但林无情还是开口道,身为林家的嫡系,身为林家以日后的接班人,难道他还会怕叶潇的挑屑么?
 
    隐忍是一回事,但退缩又是另外一回事。
 
谭笑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傻丫头,我们都要订婚了,你还跟我客气做什么?”林无情一副溺爱的样子,而听到这一句的谭笑笑却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脑袋,却没有注意到林无情眼中的一抹凶光。
 
    另一边,叶潇径直的走出了紫金苑,而上官飞紧紧跟上,一路上自然也遇到了一些京都纨绔,当那些纨绔看到号称京都第一飞少的上官飞竟然跟随在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大小的男子身后的时候,一个个露出了惊骇的表情,这家伙到底是谁,竟然敢走在上官飞的前面,一个个都在猜测叶潇的身份。
 
    “师父,现在您打算怎么办?”走出了紫金苑,看到叶潇那有些悲凉的背影,上官飞鼓起勇气,上前说道。
 
    “你知道笑笑在哪所大学读书吗?”叶潇没有马上回答上官飞,而是开口问道。
 
    “啊?哪所大学?好像是在京都经贸大学……”上官飞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之前他对谭笑笑可是不怎么关心的,也就是今天叶潇有吩咐,就叫手下的人查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一行她在经贸大学就读的资料。
 
    “经贸大学?”叶潇的眉头微微的扬了扬,似乎有些疑惑谭笑笑怎么会去经贸大学,京都有这么多好大学,最著名的自然是清华园和京都大学,其他的各种大学也是国内鼎鼎有名的,唯独经贸大学不怎么样,以谭笑笑的身份怎么会去经贸大学?
 
    当然,京都经贸大学有一项专业倒是全国著名的,那就是经济管理系,难道说谭笑笑去学习经济管理?
 
    一个世家女子,怎么会去学习经济管理呢?
 
    “是啊,师父,您不会是打算也去经贸大学读书吧?”上官飞点了点头,有些不敢肯定的问道。
 
    “为什么不呢?”叶潇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啊……”上官飞一阵惊愣,还真当要去读书?可是他们之间的问题明显不是去追求谭笑笑就能够搞定的啊?他可不是感情白痴,在最初的迷惘之后,已经看出了叶潇和谭笑笑之间有着很多的故事,特别是谭笑笑,对于叶潇绝对不是没有感情,相反,她对叶潇的感情应该相当的深厚,只不过迫于家族或者林家的势力,不愿意叶潇卷入这场争斗中,她这么做应该是在保护叶潇,这个连自己都看得出来,师父不应该看不出来啊?
 
    这样的情况下,还去学校跟着她一起读书,有意义吗?
 
 
    当然,他也可以通过龙族的力量向谭家施压,可是还是那句话,龙族乃是国家利器,不到迫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动用龙族的力量。
 
    自己的女人,就该自己去争取,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争取不到,做男人还有什么意思?
 
    况且,静海市的事情也告了一段落了,按照那位老人和家里老头子的计划,京都,不就是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吗?
 
    这些,叶潇自然不会对上官飞说,他只是默默的朝着自己的宝马车而去……
 
    既然要前往京都就读,那么静海市的一些事情也总需要处理处理……
 
    “对了,上官无道和你什么关系?”宝马车上,叶潇忽然朝着上官飞问道。
 
    “上官无道?师父说的可是静海市上官家的那个纨绔?”上官飞一愣……
 
    “嗯……”叶潇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阵鄙视,你丫的就是一个纨绔自己,还好意思说别人是纨绔……
 
    “他是我们上官家的一个分支,据我爷爷说,他们那一派系的人犯了大事,被太爷爷发配到静海市,如今他们已经远离了上官家的核心,怎么,师父?他招惹你了?要是招惹你了,我马上跟你去静海市,教训教训他……”上官飞拍着胸口说道。
 
    显然在他看来,教训一个小小的上官无道,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不过想想也是,他可是上官家本家的嫡系,而上官无道这一派系早已经被边缘化,上官无道自然不敢招惹上官飞。
 
    “呵呵,没有,只是随便问问……”叶潇摇了摇头,现在上官无道乃至整个上官家族都被他压得死死的,目前来看,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叶潇总觉得上官无道这个人不简单。
 
    想要提醒上官飞几句,可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而且以上官飞现在的心性也不可能真的将上官无道放在眼里,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时光如斯,眨眼一晃,已经快到了金秋九月,马上就是开学的日子,京都经贸大学校门口,一辆普通的奥迪a5缓缓的驶进校园,最后停在了停车场,然后一名身穿中山装的男子从车下走了下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张红色的录取通知书,这人,自然是叶潇……
 
    自从半年前见过谭笑笑一面之后,叶潇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只不过在背后默默的关注着她……
 
    她和林无情也在半年前订婚,订婚典礼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对于叶潇来说,订婚又不是结婚,他不在乎……
 
    不过一些人却以为叶潇知难而退,只有深深知道这件事的上官飞明白,叶潇一直在筹划,筹划着怎样夺回谭笑笑。
 
    两大家族的联姻让京都的格局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在他们正式结婚之前,这个变化并不大。
 
    林无情也到了江南省常云市担任市委书记,成为了这些年来年龄最轻的一位地级市市委书记,而谭笑笑依旧在经贸大学念书,两家人只等谭笑笑一毕业,立马举行婚礼……
 
    除了极少数的人外,没有人将叶潇当成一回事……
 
    林无情也不知道是因为工作太忙,还是发现叶潇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并没有找叶潇的麻烦,至少这半年来一切似乎都相安无事……
 
    一句话简介:带着穿来的暗卫去捞船。方敬意外得到一枚神奇的避水珠,人生从此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千年乌木,满载贡品的沉没宝船,海上有名的瓷器之都……方敬在领略了海洋残酷无情的同时,也获得了海洋的慷慨馈赠。
 
    方敬(???)/:金手指get√金手指/避水珠:要千年乌木吗?
 
    要沉没宝船吗?造海上有名的瓷器之都吗?方敬(=^?^=)ノ: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
 
    方敬(???)/:暗卫get√方敬(?へ?メ):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