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说的那话听起来是在让秦悦然不要乱上却是

 
    没想到,苏锐浑然不觉:“悦然,不要再开拉贝森先生的玩笑了,当心拉贝森先生会不开心。”
 
    被打了一下,秦悦然俏脸通红,她嗔怪的看了苏锐一眼,说道:“好,都听你的。”
 
    拉贝森本来就已经非常郁闷了,结果却被苏锐这一巴掌给打的心惊肉跳!
 
    那可是秦悦然的屁股啊!是自己做梦都想碰触的地方!他怎么可以说打就打?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
 
    关键是,对方说的那话,听起来是在让秦悦然不要乱开玩笑,可实际上却是在暗讽他拉贝森是个小气吧啦的家伙!
 
    “我有点累了,先告辞了。”拉贝森的心情渣到了极点,阴沉着脸说道。
 
    没等苏锐和秦悦然说话,拉贝森已经站了起来。
 
    “不再吃一会儿了?”苏锐笑道,“拉贝森先生,你的饭量看起来还真的挺小的,感觉不像是个正常男人的状态啊。”
 
    噗!
 
    秦悦然正在喝水呢,结果忽然听到苏锐反讽了一句,竟是没能保持住淑女的形象,直接喷了出来!
 
    而拉贝森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愤怒的一甩手,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告辞。”程洋洋也连忙追出去了。
 
    而这时候,秦悦然还趴在桌子上笑的直不起腰来呢!
 
    …………
 
    回到了房间,拉贝森把外套狠狠的扔在了床上,然后喘着粗气说道;“我很愤怒,我很愤怒!为什么会有这么贱的人!”
 
    没错,和苏锐接触了不过一个小时而已,他就已经看穿了苏小受的本来面目了——贱。
 
    他所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贱,小贱后面还有大贱,而且,在说出那么贱的话语之时,他还能配上一本正经的神情,让人觉得他简直贱的突破天际!
 
    “该死的,他就是贱中贱的王中王!”拉贝森用华夏语骂了一句。
 
    不得不说,但就这句话而言,他对华夏语理解的还蛮深刻的。
 
    “少爷,您消消火。”程洋洋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拉贝森。
 
    后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把程洋洋给推倒在了床上。
 
    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正好这个女人可以帮帮自己!
 
    五分钟后,苏锐和秦悦然已经来到了拉贝森的房间门口。
 
    “拉我来到这里做什么?”
 
    秦悦然问道。
 
    “当然是向拉贝森先生道歉了,刚刚我确实有点过分。”苏锐说道。
 
    “装什么装,我才不相信。”秦悦然撇了撇嘴:“你会是那种知错就改的人吗?”
 
    苏锐笑了起来:“我平时也从来不犯错啊。”
 
    “所以一看你就没安好心啊。”
 
    秦悦然说完,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因为,从门缝里已经传来了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很显然,这是来自于拉贝森先生和程洋洋女士的。
 
    “我们来的可真是时候。”秦悦然小声的说道。
 
    苏锐耸了耸肩,说道:“我真的是来向拉贝森先生道歉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说着,苏锐竟是伸出手,在门上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急促而响亮的敲门声传进了房间内,把正处于激情状态下的拉贝森和程洋洋给吓得不轻,竟是直接停住了!
 
    “是哪个混蛋?”拉贝森气急败坏的骂道:“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苏锐隔着门喊道:“拉贝森先生,是我,我是来专程道歉的,刚刚我说错了话,所以想请求你的原谅。”
 
    苏锐?
 
    听着这个声音,拉贝森简直快疯掉了!
 
    这个男人专挑这时候来到这里是什么用意?
 
    他难道真是来道歉的?
 
    综合其先前的表现,拉贝森简直一百个不相信!
 
    “拉贝森先生,请您打开门,我要当面向您道歉!”苏锐的声音听起来简直是诚意满满!
 
    可是,旁边的秦悦然简直要憋不住笑了,她捂着嘴,靠着墙,浑身颤抖!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也没做错什么,你走吧,我要睡了。”拉贝森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可是,他说出来的话还和低吼一样。
 
    苏锐说道:“没关系,拉贝森先生,你把门给打开吧,悦然也想来你的房间里坐坐,她就在我旁边呢。”
 
    一听秦悦然也来了,拉贝森简直感觉到一个脑袋两个大!
 
    搞什么飞机!
 
    拉贝森看了看被自己压在身子底下的程洋洋,忽然没有半点欲望了。
 
    来华夏这么一趟,简直快要被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