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准备到走廊的窗台透透气之时尽的房门正好打

“哪里的酒店?”拉贝森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秦悦然的美色上了,对于她的经济活动倒是没怎么关心。
 
    “格尔兹城。”秘书说道。
 
    “格尔兹城,那里可是阿尔卑斯山脚下了。”拉贝森说道:“看来秦家还想涉足阿尔卑斯山的度假领域吗?”
 
    秘书摊了摊手,说道:“应该是这个原因,否则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不过秦悦然小姐的眼光还算不错,放眼整个欧洲,目前格尔兹城算是新的增长点了,在那里投资酒店,算是能够比较快的收回成本了。”
 
    “那间酒店叫什么名字?”拉贝森问道。
 
    秘书打开手机查了一下:“现在已经改名成了锐然一生酒店了。”
 
    拉贝森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锐然一生?这么怪的名字?”
 
    秘书悄悄的揉了揉他那仍旧疼痛的面颊,说道:“老板,我想,这个名字可能得用华夏语来解释了,只是……只是不知道您是否想听。”
 
    “说!”拉贝森的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之前也不明白这个酒店的意思,直到今天见到了秦悦然小姐的男朋友……如果用华夏语来解释的话,这个锐然一生,应该是苏锐的‘锐’和秦悦然小姐的‘然’吧,至于‘一生’二字应该也就很明显了,应该指的是他们相伴一生的意思。”
 
    啪!
 
    这秘书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拉贝森已经把手中的杯子狠狠的砸在墙面上,摔的粉碎!
 
    该死的,锐然一生,竟然是这个意思!
 
    秦悦然究竟有多爱苏锐?她竟然在欧洲买了个酒店,以他们两人的名字来命名!
 
    “混蛋,混蛋!”拉贝森简直要被这个消息给气的浑身颤抖!
 
    他觉得自己的头顶上已经是一片青青草原了!
 
    是的,在拉贝森看来,秦悦然就是他的禁脔,如果跟别人好了,那么就是秦悦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不得不说,这种思想也是够奇葩的,他的占有欲已经强烈到了变态的程度!
 
    锐然一生,这四个字深深的刺激到了拉贝森!
 
    他真的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如此深情!
 
    “我一定要毁掉这间酒店!”拉贝森怒骂道!
 
    他们家族本就是欧洲的酒店业巨头,可是,这么一间酒店伫立在欧洲的旅游胜地上,无疑就是相当于在拉贝森的心头上插上一把刀子!
 
    拉贝森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的心里面已经是鲜血直流了!
 
    绝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秦悦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到他,反而更加激起了拉贝森心里面的征服欲望!
 
    他喘着粗气,说道:“告诉我,我特么的现在应该怎么办?”
 
    秘书说道:“其实,格尔兹城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那里的高端酒店并不算多,锐然一生的竞争压力非常小,我们接下来也准备进入格尔兹城,锐然一生会给我们形成强大的竞争压力。”
 
    “那就……把这间酒店毁掉好了。”拉贝森眯着眼睛,似乎是在说着一件十分微不足道的事情。
 
    秘书笑了起来:“这的确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了。”
 
    “那就去做吧,一天之后,我要结果。”拉贝森阴沉着脸,说道。
 
    …………
 
    第二天,苏锐惊奇的发现,这拉贝森竟然一切如常了,在见到他们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愤怒,似乎昨天晚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苏锐开始有点意外了。
 
    甚至,这拉贝森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似乎对秦悦然也没有了挑逗的兴致,恢复了那个彬彬有礼的样子。
 
    苏锐本能的感觉到这拉本森似乎是不大正常,但是又说不出具体不正常在哪里。
 
    接下来一天,拉贝森都在和秦悦然讨论酒店业的事情,苏锐觉得自己在旁边有点无聊,便走出了会议室。
 
    反正现场还有秦悦然的几个助理陪着,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苏锐正准备到走廊的窗台透透气之时,尽头的房门正好打开,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走了出来。
 
    “程女士,你好。”苏锐笑着说道。
 
    “喊我洋姐就好了。”程洋洋说道:“苏先生到我房间坐坐吧?”
 
    “也好。”苏锐正想打听一下关于拉贝森的事情呢。
 
    只不过,他得很费劲才能喊出“洋姐”这两个字。
 
    程洋洋也是从会议室里出来的,她觉得自己一直在那里当电灯泡不太好,殊不知,她也有话想要问问苏锐呢。
 
    “苏先生,你昨天晚上可真是的,把我们都吓死了。”程洋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半点的忸怩。
 
    她在苏锐的对面坐下,两条雪白的长腿交叠在一起,不得不说,这女人的一举一动都挺有吸引力的。
 
    苏锐一脸茫然:“昨天晚上?洋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